<em id="thdvx"><ins id="thdvx"><mark id="thdvx"></mark></ins></em>

    <optgroup id="thdvx"><address id="thdvx"><rt id="thdvx"></rt></address></optgroup>
    <sup id="thdvx"></sup><dl id="thdvx"></dl><menuitem id="thdvx"><menu id="thdvx"><video id="thdvx"></video></menu></menuitem>

    <div id="thdvx"><ol id="thdvx"></ol></div>

    <dl id="thdvx"><ins id="thdvx"></ins></dl>
      <progress id="thdvx"><span id="thdvx"></span></progress>
        <sup id="thdvx"></sup>
        <em id="thdvx"></em>
          慧聰it網
          1. 首頁
          2. 資訊
          3. 市場
          4. 遭遇生產瓶頸 大眾將暫停Golf GTE的預定

          今年兩會上的馬化騰:帶來了八份書面建議

          騰訊科技

          今年兩會,全國人大代表、騰訊董事會主席兼首席執行官馬化騰帶來了八份書面建議,議題涉及數字中國、工業互聯網、數字文化、金融安全、醫療健康、青少年創新人才培養、粵港澳大灣區建設,以及生態環境保護。

          兩會期間,馬化騰介紹了八份建議,闡述了每份建議背后的思考,同時談及了履職人大代表的感受。面對記者關于人工智能、智慧零售、微信支付國際化、區塊鏈等的提問,他也一一做了回答,以下為詳細內容。

          對建議的介紹:

          馬化騰: 我作為連任代表也有一個總結,從過去五年看,我從原來只懂自己行業的知識,包括提的建議也都在自己熟悉的行業和領域,到民生、社會各個方面,要更加打開視野,去關注、關心,以及寫成書面建議。我覺得,人大代表的資格也是倒逼我在這方面投入更多精力去學習,對我來說是一個鍛煉。

          回顧過去五年,我總共提了22份書面建議,涉及科技、民生、區域、文化、安全五個領域。整個互聯網從幾年前的PC時代轉型到移動時代,現在大家日常使用計算機的習慣絕大部分在手機上可以完成,這正式打開了線上線下,也就是互聯網經濟和實體經濟相互融合的大門。我們可以看到整個實體世界和數字世界開始進行深度融合。

          翻看過去幾年的建議,我發現一些很有意思的邏輯。比如,2013年移動互聯網剛剛起來,我當時的建議更多還是關注所在行業本身,提了《關于實施互聯網發展戰略 加快經濟社會創新發展的建議》,還只是模模糊糊的。

          到2015年,我提了“互聯網+”推動經濟發展的建議,很有幸納入了政府的行動計劃,目前在各地也在實施,已經過去了兩年多,效果是非常顯著的。

          2017年,我們感覺到互聯網和各行各業的融合已經形成了一個趨勢,而且這個趨勢越來越明顯。所以,我去年提交的兩會建議是《關于大力發展數字經濟推進網絡強國戰略的建議》,還在說“互聯網+”是手段,數字經濟是結果,網絡強國是目標。

          2018年,又過去了一年,我們觀察到什么情況呢?感覺又有延展,也就是說我們現在看到越來越多的大數據、云計算、AI,特別是這一年發展很快,已經擴展到政務、智慧城市等等。各地政府已經紛紛開啟了數字化時間表。

          我今年帶來的第一份建議是《關于加快建設數字中國,不斷增進民生福祉的建議》。

          在我們看來,數字中國的概念比數字經濟更加延展,原來只是聚焦在經濟,但是現在不僅是這樣,社會上的很多事物都可以擴展,變成數字化。

          我們看到這里面有一個邏輯關系,從2015年講“互聯網+”,再到數字經濟,主要是縱向延展。到了數字經濟之后,我們再橫向擴展,到民生、政務等等,形成了數字中國這樣一個概念。所以,一縱一橫的發展邏輯是我們在梳理這五六年時間的感受。

          今年的建議比較多,我在講數字中國這個大框架之下,提出“一帶五,再加二”,總共八個建議,后續這五個建議實際上跟數字中國有關,但是側重在不同的方面,包括工業、文化、金融、醫療、教育。

          下面,我花一點時間簡單介紹一下這五個建議,以及后面兩個建議的簡短內容。

          第一:工業

          題目:《加快發展工業互聯網,促進實體經濟轉型升級的建議》

          大家過去用互聯網基本上都是消費互聯網,實際上還有一個后臺的部分,我們認為未來消費互聯網會滲透到工業互聯網,實際上就是目前實體經濟轉型升級的關鍵,也就是說它要數字化、信息化、科技化,當然它的網絡絕對是重要的。

          工業互聯網還很新,現在社會上還沒有看到太多成功案例。有一個比較好的案例,就是我們跟三一重工做的工業互聯網案例。現在其實有很多的案例,我們前不久跟重慶市很多工業制造業企業座談之后,我們發現他們的想法已經很多了,交流時我們也受到很多啟發。我想下一步在實體經濟,特別是制造業方面如何用好互聯網,用好數字化是一個大有前景的事情。

          這里面有幾個問題,消費者使用生產者制造的產品,過去是割裂的,現在有了網絡信息化、數字化之后,可以打破中間原來的很多環節,在生產制造的時候實時感受到需求方的需求。再到農業,很多農業生產其實也都跟制造有關系,我記得有一個養雞的案例,很多雞是45天速成的,消費者說,我能不能貴一倍,買一個90天養成的雞,我愿意付費,過去是不可能的,這個流通數據沒有,以后可以溯源、可以定制,消費升級之后,這種需求就可以實現了。這些都是跟工業、農業有關系的領域。

          另外,在生產企業內部的IT化、信息化,以及它的標準、數據如何放在云端等等,這些都是息息相關的。我在建議里提了這幾方面建議。

          中國是制造業大國,從過去的中國制造再到創造,這是中國必經的,而且是主戰場,非常有優勢的地方,我們闖出一條路絕對是全球實體經濟轉型的典范,也是一個中國方案。

          第二,文化

          題目:《推動“科技+文化”融合創新 打造數字文化中國的建議》

          關于文化,去年我提了“文化出海”,也是希望中國文化企業更多輸出,掌握全球文化主導權。今年,我的建議主要是針對國內文化發展,十九大報告說,“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的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是當前的主要矛盾”。美好生活不僅與物質有關,更多還是與精神層面息息相關。

          但是,文化領域存了很多資源分布和使用不均衡的情況。目前的數據是,文化消費僅占居民總支出10%左右,這個未來需求還是非常旺盛的,很大的。我建議,要做文化精品,推動經濟發展等等,促進國家文化軟實力。

          我認為,文化要跟科技結合,科技和文化是關聯的,用很多新技術其實可以促進文化發展,例如AR、VR、AI等技術都是可以跟文化結合的,數字文化是未來的方向。對外,我們也說,騰訊的定位是“科技+文化”。

          從全球來看,很少有我們這樣的公司定位,要么是純科技公司,不做內容,不做文化產品;要么純內容公司,可能與互聯網科技不沾邊。對于騰訊來講,我們剛好兩方面都比較強,這是我們新的定位。

          當然過去中國有很多傳統IP,大家熟悉的故宮、長城、敦煌等等,在這幾個方面我們都有很多合作,讓傳統文化煥發新的生機。

          第三,金融

          題目:《關于防范互聯網環境下的金融風險,筑牢金融安全防線的建議》

          去年有記者朋友問我在金融方面的看法,包括為什么騰訊不搞一個金服集團等。我的觀點是,現在最擔心金融的穩定和穩健,這是一個長跑,不是看誰跑得快,而是看誰的命長、誰跑得久,這才是最關鍵的。

          我們現在看到,實際上很多打著“金融創新”包裝的非法金融活動,比如最近的錢寶案,以高收益為誘餌,讓大批投資者血本無歸。我們在網上還看到很多,包括返利的、傳銷的,甚至打著“大眾創業、萬眾創新”旗號的騙子也越來越多,這個風險還是非常大的。

          在過去的半年到一年來,政府和平臺都加大了這方面的打擊力度,應該說壓制住了,但還是有風險,是特別要提醒的風險。

          另外,貨幣基金的市場規模也越來越大,因為流動性很強,如果有什么波動,發生危機會有巨大風險。現在大量的現金貸公司其實都有很多嚴重的“共債問題”。共債的意思是說,幾個大的互聯網平臺有大量用戶數據,可以知道用戶的信用度,借貸額度比較有科學依據。

          但是,很多社會上所謂的現金貸公司沒有數據資源,它要求借貸者去騰訊或其他公司看能批準的貸款額度,根據這個額度來提供貸款。這會帶來很大風險,因為會疊加風險。其實對于騰訊這樣的公司來說,本來判斷借貸者可以還得起,如果他在外面貸了十份八份,那有可能借款就還不起了。這里面會引發很多問題。信用沒有歸集,會有結構性的風險問題。所以這方面也算國家的攻堅戰之一要解決。

          我們還建議,打擊非法金融活動,要建立聯防聯控和分級響應制度。也就是對這類業務要打早、打小。舉一個案例,我們曾經看到,有人在公眾號上做投資平臺。初看項目挺好,收益挺高,但我們感覺到有風險。運營主體一天沒有卷款逃走,一天沒有報案的話,從法律上很難定性說有問題。去報案,主體還在正常經營。但一旦卷款逃走,造成損失就晚了。

          所以,就要打早、打小,一看到有苗頭,應該分級處置。要去看,到底有沒有投資好項目,還是純粹拆東墻補西墻,挪來挪去,這就是很大的風險。這里面可以利用很多科技手段,大數據、AI在后臺看他們的資金走向有什么問題,是可以找出問題的,這方面我們建議加強金融監管科技。

          第四:醫療

          題目《以數字技術驅動健康醫療事業平衡充分發展的建議》

          互聯網+各行各業都還是比較順利的,就是醫療和教育最難,特別難。主要是與人有關,醫生、老師都是個體,經驗就在腦子里;而且要跟人互動,醫療要跟病人溝通,教育要跟學生溝通,這里面非常復雜,鏈條很多,雖然我們投了很多互聯網教育、醫療公司,但都是從不同角度切入的。

          教育還好,有幾個上百億級美元的公司,醫療還沒有一個特別大的超級獨角獸。唯一一個比較大的是我們投的微醫集團。但整體來看,它和這個產業該有的規模是不太匹配的。但我覺得醫療非常重要,我們還是不放棄,覺得這塊應該大有可為。

          它為什么這么重要呢?中國老齡化在加快,慢性病患者也在增多。過去實行計劃生育,2016年放開二胎,我估計二孩要成人、成為建設者還得有15年-20年。

          所以,未來這十幾二十年,其實人口的老齡化在加劇,勞動者要養更多的老人,這其實是很大的壓力。所以在這醫療領域,如果不借助科技手段的話,按照過去傳統的方式做,會面臨極大的挑戰。

          所以,我們建議多用科技+醫療,騰訊人工智能實驗室開發出“絕藝”,在圍棋方面拿了幾個比賽的冠軍之后,我們把同類的人工智能技術(深度學習)也應用在醫療上,我們推出了“騰訊覓影”,也就是在醫療影像的人工智能識別方面,能早期用最低成本解決,包括在偏遠的、醫療不發達地區,能在讀核磁共振、MRI片子的醫生缺乏的情況下,能用人工智能技術快速地篩查出疾病。目前效果非常好,過去半年多在100多家三甲醫院已經落地,未來我們甚至要整合到儀器里,片子掃描完直接出結果,我覺得這個也是非常有意義的。我們還在開發輔助診斷系統,不僅是看片子,還能根據癥狀給醫生輔診。

          還有很多我們建議可以做,包括電子病歷、電子處方、健康管理,院務管理的運行效率等,這些都可以用數字技術包括互聯網來解決。

          第五:教育

          題目《加強青少年科學教育和網絡素養,培養面向未來的創新人才》

          在過去我那個年代,我的理想就是成為天文學家,后來成為學計算機的,也跟科技沾邊,也還行。但你看現在的孩子,想成為科學家的不多了,不像我們當年那么多。

          為什么那么強調科技呢?最近幾年大家看到全球的科技變革又到了一個大的風口,我們認為未來科技是引領全球發展的第一動力,可以說各個國家的競爭主要來自于科技力量。現在常常講說“全球十大市值”的公司,從過去能源運營商等資源型公司,現在變成,十家里有七家都是科技型企業。所以,科技對未來人才,包括孩子未來學什么東西,都是一個前瞻性的引導。所以,除了我們在過去提出“保護未成年人上網”以外,我們覺得應該更擴展,不僅要保護還要引導。

          我想科學教育培養是他的才能,另外網絡素養更加強調德。所以德才兼備的數字一代,才能夠挑起未來發展的大梁。

          這是一個非常復雜重要的事情,但需要的是政府、企業、教育機構、科研機構,最重要還有家庭的共同努力等等。

          接下來的內容很多,我不一一介紹,但我們也嘗試利用一些新興的科技和技術,包括VR、AR、AI等等,包括遠程的,讓邊遠地區的孩子能夠通過網絡享受到教育和科技的方方面面。在今年,我們也推出一批功能游戲,所謂的功能游戲不是一般的娛樂游戲,而是把教育,包括科普、物理、化學,還有很多互動等等,用游戲的形式和孩子們,或者更多人去接觸,這個是我們把教育和游戲結合的方向。

          上面我介紹的數字中國,大概是說一帶五,都是圍繞數字化的方面。

          最后兩個建議,也是延續去年的傳統:第一個建議是“區域發展。第二個建議是“環境”。

          區域發展方面,去年我提了粵港澳大灣區或者說科技灣區方面的建議。今年我的建議是《加快粵港澳大灣區建設,推動區域融合發展的建議》。

          粵港澳大灣區這一年來是非常熱,我們去年6月份也舉辦了粵港澳大灣區的論壇,效果也是非常好。

          這里面我有幾個建議:

          建議一,現在各方還沒有一個很好的頂層決策協商機制,我建議在中央層面設立粵港澳大灣區的協同領導小組,各方負責人組成,最好是有更高級的人能夠去領銜,促進大灣區發展。

          建議二,我們也和香港特首溝通,比如在出入境、人才流動方面,他們有時候會抱怨,港澳同胞到內地,看你們用微信支付、支付寶很羨慕,很方便,他們用不了。我還記得香港香港金融管理局總裁陳德霖說,他說香港人來內地吃飯,結果買單的時候,看人家用的很好,想用移動支付個小費,也沒有辦法,他是很羨慕,看什么時候能夠開通。但是有一個溝通問題,港澳同胞,在國內的金融機構,以及網絡服務方面,它的身份證沒有辦法像國內一樣,你填完之后,我們后臺有一個跟公安部的接口,可以核實你的身份證真偽,照片是不是符合,等等。但是港澳地區沒有這個系統,所以這是一個缺陷。沒有這樣的條件,很多服務是用不了的。

          我們建議,能不能建一個粵港澳大灣區的“E證通”,或者“EID”這樣的試點,事實上我們也在推動,希望能夠去做。

          當然,香港有很多觀點說,如果能夠把回鄉證,身份證、港澳通行證做進去,我出入境海關的時候是不是更方便了,當然這個是很好的建議,但是這里還是很復雜的,還要跟海關的系統打通。從技術上,從我的角度上來講都是可行的。

          我們想這個是一小步,至少是一個實實在在的建議。

          第三個建議,鼓勵大灣區要產業共建,大家知道深圳、廣州在創新產業方面是比較強的,香港在金融方面是非常強的,當然它還可以發展金融科技。我們知道整個珠三角洲很多城市,在智能制造、高端制造業很強,其實這三者軟硬服務一加起來,這個力量是非常強的。

          我們建議凡是能夠發揮軟硬服務,三者結合起來,能夠凸現優勢的產業,都適合放在大灣區,這里面要大家協同,而不是說互相還排擠,我的業務跟你的業務是不是競爭了,我覺得大家應該擰成一股繩,把這個產業共建。

          第四個建議,文化融合,因為長期的粵港澳隔離,最大的問題還是年輕人之間的心,是不是能夠互相理解,他們很陌生,以前沒有太多的交往,我覺得這個是最大的問題。所以,去年大灣區論壇,我們請來的周其仁教授,他提到的觀點很有意思。他說這個融合就像煲湯,怎么煲,這個湯才好喝,關鍵是大家能夠融合,這個料都熟了,如果料還是生的,大家很生疏,很陌生,這個湯是不行的,關鍵是要讓彼此熟悉、融合,所以我們也在做一些嘗試,去年我們發起了一個夏令營,我們希望把三地的孩子們能夠聚在一塊兒,給他們一個夏令營,到深圳,我們找了很多科技企業,像騰訊、大疆、萬科的建筑科技,還有很多文化的產業等等,讓他們有很多的機會能夠了解內地一些科技方面的發展,效果非常好,我們想每年還要辦,而且規模擴大。很多港澳大的企業,其實他們都很愿意在這方面出力。

          第五個建議,我們希望打造成為中國企業和中國資本走向全球的橋頭堡,而且我們也希望國家出臺政策,鼓勵內地大型央企、民企,在港澳設立國際總部。我覺得有這個政策,我相信很多企業內外都是可以發揮力量的。

          最后一個就是環保方面了,去年我提了海綿城市,今年我關注的是國家公園的建設和管理。總書記也提過,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如何保護和利用好,建設美麗中國,我覺得從國外的經驗可以看到,國家公園制度是一個核心的抓手,到去年9月政府才推出了建設國家公園的方案,但是我覺得還有很多事情可以做,我們提點建議:

          建議一,從法律上,我們希望能夠制定出一套《國家公園法》,包括我們參與在內的桃花源這種國內的公益環保組織,就可以有法可依,能夠邊界清晰。也可以健全國家公園的公益捐贈和協議、保護的一些制度。比如說,像國家公園里面,從國外也可以看到,你可以讓企業或者公益組織,或者個人捐助,比如說修一條棧道,修一條路,可以讓你的企業冠名,我覺得非常有意義,而且是對這個環境保護,對國家公園的旅游非常好,而不要像過去那樣,搞一個4A景區、5A景區圈起來開發房地產,外面進去收門票,我覺得這個太過時了,我覺得應該做國家公園,而且不用門票,大家進去,但是控制人數,不能過多,我覺得這是一個非常好的方向,所以我提了這些建議。




          第三方登錄
          純凈閱讀
          意見反饋

          反饋和建議 在線回復

          第一電動網
          Hello world!
          吉林快三公式技巧规律